“帝国冲动”与干涉主义的穷途

“帝国冲动”与干涉主义的穷途
作者:孙兴杰(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)  在美国突击并炸死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之后,伊拉克议会通过了抉择,宣告完毕与外国戎行的反恐协作,要求外国戎行脱离伊拉克。美国总统特朗普命令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邻近“斩首”伊朗军官,未经伊拉克赞同,在其境内杀死一名伊朗公民,侵犯了伊拉克的疆域和主权,违反了《联合国宪章》和国际法及国际关系准则。因而,伊拉克宣告中止与美国军事协作,驱赶美国士兵,也算是作为主权国家的伊拉克的必定反响。特朗普的反响是什么呢?要挟对伊拉克施行严峻的制裁——调查美军这次军事冒险举动的背面,显着仍是美国处处干与的“帝国激动”。可是,肆无忌惮的干与不只无法重塑中东的次序,反会导致无穷无尽的战乱,而美国本身也将深陷窘境。  20世纪90年代的“海湾战役”,刚好处于暗斗的转折点上,这场战役不只治好了美国的“越战综合征”,而且敞开了暗斗之后美国一再海外用兵的习气。暗斗完毕之后,所谓的“自在国际主义霸权”鼓起,美国依照自己的形式和希望刻画新的国际次序,其间包含推广西方形式的政治和经济制度,看起来,就像福山所说的“前史完结”。美国主导的这一国际次序的底子条件在于单极国际,暗斗完毕之后,美国成为国际前史上史无前例的单极霸权国,没有任何地缘政治力量可以真实束缚美国。美国政治学家约翰·米尔斯海默说:“十字军的激动深深植根于这些国家,尤其是他们的精英阶级,他们很难不企图以自己的意向改造国际。”这是暗斗完毕以来,华盛顿建制派的治国战略,也是特朗普不断提及的“深层国家”。  事实上,这比“十字军激动”要严峻,美国没有忘记在西方国际经久不衰的“罗马帝国情结”。2003年美国侵略伊拉克,便是典型的“帝国激动”。小布什政府咬定伊拉克具有生化武器,打着“解放伊拉克”的旗帜推翻了萨达姆政权,而且将萨达姆送上了绞刑架。可是,打烂了伊拉克的国家结构之后,自在、民主并没有突如其来。伊拉克变成了“战役之血拌和的泥潭”,伊拉克战役形成近15万伊拉克布衣丧生,100多万人无家可归,而美军至今还未撤出伊拉克。假如从2001年阿富汗战役算起,美军在大中东地区的战役已进入了第19个年初,但现在还看不到紊乱完毕的曙光,更不要谈“面子”撤军了。  伊拉克这个两次国际大战之间被制造出来的国家,在前史上曾长时间是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帝国抢夺的要塞和边境。现如今,伊拉克又成为美国和伊朗之间剧烈博弈的舞台。暗斗完毕后,美国在“帝国激动”必定带来的干与方针和举动越来越失控,伊拉克当下的窘境就更是凸显美国干与主义的穷途。  “穷途”,意味着这条干与主义之路不会有好结局。美国国内政治风向的改变,导致最近两年美对中东形势采取了比较抑制的做法,从中东撤出的意向是显着的。可是,美国要完成“面子”撤军,却几乎是不可能的工作,由于美国扰乱了中东地区本就软弱的政治次序,使中东地区堕入严重加重、报复抵触的恶性循环。美国以战役的方法干与中东地区的国家建设进程,强行嫁接美国的自在民主制度,这是中东的紊乱之源。可以说,2003年伊拉克战役之后,美国史无前例地介入到中东前史进程之中,而“阿拉伯之春”之后,中东地区的国家管理危机更是愈演愈烈。  “穷途”,也意味着美国的政治思潮和外交方针正进入一个新周期,战略缩短的意向和态势日渐显着。特朗普上台之后提出“美国优先”,寻求树立更具“性价比”的美国霸权,采取了“有准则的现实主义”的外交方针。美国战略家约翰·加迪斯以为,特朗普企图回应美国国内关于“为什么在中东用兵”的质疑。从特朗普的原意而言,完毕中东战役是他寻求的方针,可是,在中东的乱局中,完毕一场战役尤其是面子地完毕一场战役,要比开端一场战役难得多。  苏莱曼尼之死,是会完毕战役,仍是会敞开一场新战役?人们都在猜想。虽然特朗普宣称,这是阻止战役而不是发动战役,但战役有自己的规矩,苏莱曼尼之死无疑引起了中东地区什叶派的怒火,“复仇”恐难防止。面临这样的形式,美国显着难以脱身,与其撤军的方针各走各路。更可悲的是,伊拉克沦为大国比赛的战场、地缘政治的黑洞。美国和伊朗之间的“小战役”可能将无尽无休。美国的干与主义无视人类社会的多样性和复杂性,企图以自己的政治形式和诉求来刻画国际,带来的后果是连绵不停的抵触,并让本身也陷于难以自拔的泥潭。  《光明日报》( 2020年01月09日?12版)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